免费漫画破解版永久

宜都一医:“工匠楼长”与患者的共同坚守

投稿:宜都壹医 时间:2020-02-26 10:02:25 点击:2029


225日,市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,宜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内科楼留观病区已开诊第18天。这些天来,整个内科楼是一个病区,近百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医疗团队直接服务了近200名患者。          

 1.jpg

“为了缓解隔离病区压力,落实发热患者应收尽收,我们提议将内二科改建成普通发热患者留观病区。实行封闭式管理,将全院所有发热患者集中进行隔离治疗”,这是“宜都工匠”向传平主任,在院级防控党委扩大会议上向院党委提出的建议。2月3日,院党委综合全市发热收治及各方医疗资源、留观点建设情况,在采纳向传平合理化建议的基础上,将内科楼全部改造成一个发热病区,利用4至7层按不同病种收治发热患者。

 2.jpg

“这个头,我来牵”当会议进行到人力资源调配问题时,向传平站起来向院党委表态“我虽然不是呼吸专业出身,但呼吸专业长期设置在内二科,我比谁都更专业”。就这样,54岁的向传平主任首批带领30余名医护人员,在27日凌晨直接入驻留观病区。有同事提醒他,周伟在隔离病区,谭海波在发热门诊,这些呼吸内科的中坚力量,已在设病区前就全部抽调到了不同一线岗位。2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了,这个时候我不上,让谁上?就算没有一个呼吸内科医生,不也还有几十年的工作经验和医院强大的专家组吗?”向传平说,“2003年非典,我就和朱定蓉等一道,带着隔离病区的医护人员冲在第一线,我有经验也有信心。有我在,科室里的年轻人不害怕。

3.jpg

内科楼留观病区的第一个夜班,是向传平带头上的。向传平想,这场战“疫”肯定不是一天两天,应当让年轻人多休养,以保持旺盛的精力随时投入战斗。留观的患者中,最年幼的几个月、最年长的九十几,发热原因也是“百人千面”。从那天开始,他好似“钉”在了岗位上,也就是从那天开始,“内科楼长”也便在团队中叫响。四层楼八十几间病房,他和团队一间一间巡诊,其中还要更换一次防护服,以最大限度避免患者交叉感染。一趟下来要到中午一点多,原来在上岗之前就已严控进食水的医务人员,此时已接近虚脱。

每天下班前,他还要召集医生进行常规例会,对各自所分管的患者进行详细汇报,制定各种防护治疗及转诊流程,对新下发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一版一版的反复解读、研究,及时与医生们沟通传达,保证疫情防控科学化。

 4.jpg

2月12日凌晨,两名普通发热患者被送到留观病区。其中有一位女性患者情绪特别激动,时而哭闹、时而撒气,当班医护人员完全拿她没有办法。刚刚在宾馆睡下的向传平得到消息后,马上赶到病区与患者进行接触交流。时间在他和患者的交流中缓缓流逝,患者的心情也好似洒了阳光一样,花儿逐渐迎风开放。两个多小时,患者的恐惧心理得到缓解,医护人员的心态也逐渐平和了。还有一位刚刚当上妈妈,因乳腺炎和同样发热的丈夫在内科楼留观治疗。炎性胀痛伴随奶水过度充盈,给患者带来极度不适,情绪极度焦虑、烦躁。他一边联系为其买来吸奶器,以解压缓解疼痛;一边通过电话指导在家带孩子的奶奶,从温奶防烫到更换纸尿裤,他把自己刚刚当上爷爷的“看家本领”和盘托出,同时对患者和家属迅速跟进心理疏导。向传平说:“隔离留观患者除了身体上饱受病痛之苦,心理上的恐惧在所难免。有些患者心理压力大,甚至不配合治疗,作为市新冠肺炎疫情紧急心理危机干预专家组成员,就是要想方设法融化患者心理壁垒,打消心理顾虑”。只要一有时间,向传平就会深入病房与患者谈心、拉家常,进行心理疏导。

5.jpg 

这18天来,一批批患者被送至普通病房继续住院治疗,相当一部分患者已经康复出院,极少数患者还在继续隔离留观。虽然不是隔离病区,但他们执行着和隔离病区一样严格的标准;虽然不是直接治疗确诊病例的最前线,但他们比一线面临更多的未知和挑战。这一刻,就好像向传平最欣赏的这句话一样“如果有双真诚的眼睛看着我,那么我愿为生命而吃苦”,这也是一名“宜都工匠、内科楼长”此时最真实的写照。(宜都一医)